北歌牧秋

叽?

自己做的玫瑰水晶冻,

脱模的时候,

整个淡粉的半透明体颤悠悠地卧在瓷碟中,晃闪着光,很是得意

别人送的玫瑰花,大片的艳着,躁动地眺望

朋友送的香花干,小朵的红着,悠然地垂眉

突然想起一句话,

“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得到的都有恃无恐”

何尝不是呢?


评论

热度(3)